江西站
当前站点
江西站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 山东
华南地区
广东 广西 海南 香港 澳门
华东地区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华中地区
湖南 湖北 福建 江西
东北地区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西南地区
四川 贵州 云南 重庆 西藏
西北地区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厦 新疆
搜搜看
首页 > 网演动态 > 2016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在北京举行

2016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在北京举行

发布日期2016-08-04 10:43:57 【关闭】
摘要: 央广网北京7月21日消息(记者何源)由中宣部、文化部联合举办的2016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于2016年7月5日至2016年8月3日在北京举行

      央广网北京7月21日消息(记者何源)由中宣部、文化部联合举办的2016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于2016年7月5日至2016年8月3日在北京举行,此次会演共选调全国31个基层剧团的31台精品剧目,旨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振兴地方戏曲艺。

      7月20日、21日,江西省参加会演的优秀剧目——大型原创现代赣剧《青山作证》,在北京长安大戏院成功演出两场,赢得社会各界广泛好评。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并打响江西赣剧品牌,鹰潭市与乐平市联手精心创排了大型原创现代赣剧《青山作证》。该剧是一部严肃的现实主义作品,由全国著名剧作家姜朝皋先生潜心创作,讲述了两代三任村支书带领全村父老百姓,用了整整28个春秋,用筋骨血脉顽强开通山路的感人故事,热情讴歌了党的基层干部勇于吃苦耐劳、勇于责任担当和自我牺牲的高尚品格。

      赣剧《青山作证》是“2015年江西省优秀舞台艺术剧目”、江西省委宣传部8部重点资助剧目之一,于今年2月4日开排,5月10日在乐平市文化中心进行首场彩排。江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朱民安,省文联主席叶青,省文化厅副厅长任永新,省委讲师团团长、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黄小蓉和鹰潭市、景德镇市、乐平市的有关领导,以及省内外专家和近千名观众观看了演出,并给予一致好评。据悉,该剧已被列入江西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展演剧目,并成功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立项资助项目。


创作历程

      在姜朝皋先生的众多剧作中,《青山作证》是很少的几个不是“命题作文”的剧作之一,“不是别人要我写,而是我要写”。

      谈起该剧创作的初衷,姜朝皋介绍说,创作冲动初始来自于《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题目是《一座几代人用血脉筋骨铸刻成的不朽丰碑——路》,讲述的是一个被大山团团围住的山村,祖祖辈辈被封闭和贫穷所缠扰,为了打通一条通向外部世界的路,实现脱贫致富的梦想,全村老少,用了整整28个春秋,两代三任村支书带领全村父老,前仆后继,百折不回,面对崇山峻岭,坚壁岩石,他们用筋骨与血脉顽强地与之搏斗。一点点血汗,一座座坟茔,山里人一个接一个在与大山搏斗中走完了艰难而壮丽的生命历程。我自己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从出生长大加上知青时期,在农村也正好度过了28个春秋。对于中国农民那种坚忍执着、吃苦耐劳的精神,有着深切的体会。因此在这部戏里,我坚持直面生活、直面残酷、直面死亡,没有回避、没有矫饰、没有编织,而是在朴实的描述中拧干杂芜的生活水分,表达山里人与命运抗争过程中的心理状态和情感诉求。

      姜朝皋告诉记者,全剧中心事件是修通一条穿山公路,从表层看是一个修路的过程,而剧作不仅仅是让人看到一个宏大工程的艰难曲折,而是要人们从中体悟到一种执着壮丽的人生,两代人20余年的生命,在崇山峻岭中度过,把生命中的一切献给了这条穿山公路。于是这条山道就成了人生的通道,山道便有了人生的功能。所以修路也是“修人”,修人的精气神,修人之为人的意志品性。在这里,悲苦与欢乐,卑微与崇高,情义与生死,传统与现代,汇集成一支时代的椽笔,描绘着中国农民与命运抗争的悲壮浑阔的非凡历程,展示出人生的壮美和人性的光华。我要通过剧作大声疾呼:大哉,中国农村!壮哉,中国农民!


赣剧新苗

      赣剧已有着四百余年的历史,是江西具有代表性的大剧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有过赣剧辉煌的岁月,当时的江西省第一任文化局长石凌鹤先生编创的赣剧《还魂记》《珍珠记》《西域行》以及《梁祝姻缘》等曾风靡一时,赣剧“南词”的唱段街头巷尾几乎人人传唱。1959年,党的八届八中全会期间,赣剧上庐山为大会献演,被毛主席赞为“美秀娇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赣剧多年在全国没有过声音。赣剧从艺的老中青三代人都很焦虑,纷纷表示要共同携起手来振兴赣剧。《青山作证》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应运而生。所以,这部戏是江西鹰潭市和景德镇市的乐平市加上上饶市的鄱阳县三个跨地域的赣剧艺术工作者们携手合作,组成的一个赣剧精英团队来联合打造。这出戏除了三个院团艺术工作者的通力合作外,还包括江西省赣剧院在内的其它地市县的赣剧人,都对该剧的创作生产给予了大力支持。可以说,这部戏是江西赣剧人共同培育的花朵,共同浇灌的幼苗。